主题: 即墨8岁男童不幸遭遇车祸昏迷不醒 单身父亲身亡

  • 等待
楼主回复
头像装饰卡
网站管理员网站管理员
  • 阅读:757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3/10/17 16:23:49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即墨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16日上午,青医附院小儿外科病房躺着一名八岁的男童栾飞翔,他的眼睛紧紧闭着,鼻腔里插着一根胃管,这也是他与外界唯一的交流。10月2日晚,栾飞翔遭遇了车祸。14天过去了,他一直昏迷着。他还不知道,在那场车祸中,与他相依为命的父亲离开了人世。“孩子醒了找爸爸,我们该什么说呀!”70多岁的奶奶吕珍花哭着说。

  现场靠胃管来维持生命

  “我们这里有个因为车祸受伤昏迷的孩子,每天只能进食营养液。家里很困难,爷爷奶奶甚至连饭都不舍得吃,眼看着就快交不上医药费了。”16日,青医附院小儿外科医生关鸽在电话中对记者说。

  16日上午10时30分,记者在病房里看到了在18床上静静躺着的孩子,脸惨白得像一张白纸,鼻腔里插着一根胃管,胃管连接着一个矿泉水瓶,用来引出多余的胃液。手背上插着两个针管,正在输入静脉营养液和抗生素。医护人员来给他检查身体,扶着他一翻身,他就疼得直皱眉头,嘴里发出非常轻微的“哼哼”声。孩子名叫栾飞翔,今年只有8岁,病床边坐着孩子的爷爷、表姨和姨夫,奶奶正给他擦身子。

  不幸遭遇车祸儿伤父亡

  “求求你们,快救救俺家孙子吧。”栾飞翔的奶奶哭着说,“唯一的儿子已经没了,小的可再不能有事了!”栾飞翔一家住在即墨市移风店镇,10月2日晚11时许,父亲栾克涛开着面包车载着儿子行驶在回家的路上,路过一片中间是水泥地的乡间小路,但两边是没铺水泥的下坡路,由于天黑看不清楚,栾克涛一不小心撞上水泥地和坡路之间的大树上,栾克涛当场死亡,而栾飞翔坐在车后方的第三排,头部和胸部也受到重创,被送往即墨市人民医院。由于伤势过重,又转送青医附院。

  病情呼吸困难脑部损伤

  “3号凌晨3点,孩子转到了我们这里,太惨了。”关鸽告诉记者,由于栾飞翔脑部受重创,一直昏迷不醒,医生将他送往icu。一直到10月7日,栾飞翔才脱离危险期,转入小儿外科病房,但由于肠胃溃疡只能依靠营养液维持体能。“孩子目前一直处于浅昏迷状态,对疼痛能偶尔有点反应,但神智一直不清醒。”关鸽说,治疗脑损伤用的药物包括营养神经的、静脉营养液等。另外,由于长期卧床栾飞翔还容易得肺部感染。

  心酸亲妈只来看过一次

  “这可怜的孩子昏迷着,还不知道他相依为命的爸爸已经不在了,他亲妈也就来看过他一次。”奶奶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说。原来,栾飞翔3岁的时候,父母离婚,栾飞翔一直跟着爸爸。离婚之后,孩子妈妈与这一家人没再来往过,偶尔孩子放学回家拿着些吃的,一问才知道是妈妈给的。

  孩子出事之后,妈妈来看过一次。“当时给孩子擦了擦身子,没说什么,待了一会就走了。”栾克涛是栾家惟一的儿子,他还有两个姐姐,都嫁到了别的村。栾克涛去世前,和儿子、父母住在一起,家里有4亩地,平日里靠种些玉米、小麦、花生过活,家里没有什么积蓄。“奶奶说,住院半个月,孩子所花的费用已经达到两万多,这些钱都是亲戚们东拼西凑借来的。

  难题为凑钱爷爷饿肚子

  所有医药费加上护理费,栾飞翔住院一天的费用就达到900多元。”儿子没了,小的也醒不过来,我们俩老的也没有能力救他,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。“奶奶哽咽地说。关鸽告诉记者,栾飞翔的脑挫裂伤不好治愈,后期将要花多少钱治病和护理也不好估计,”但没个5万肯定不行,这还是保守估计。“”为了省钱治病,两位老人已经三四天每天只吃一顿饭了。“同一病房的患者家属说。记者了解到,为了筹到足够的医疗费用,飞翔的爷爷奶奶可以向红会或慈善总会提出申请,两部门会派出工作人员审查,如果符合标准将会提供救助资金。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